在线客服:
联系电微 17324447100 陈先生
您的位置:首页 > APP资讯 > 戒烟APP难变现 因是伪需求?

戒烟APP难变现 因是伪需求?

发布时间:2017-04-19 10:38:04

“互联网+戒烟”兴起


用意志克制烟瘾、观看“黑肺烂牙”等吸烟危害图片、使用戒烟药物辅助……这是大部分戒烟者常用的戒烟方法。不过,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和“互联网+”概念的推广,戒烟APP悄然兴起。


小编以“戒烟”为关键词通过“手机苹果商店”搜索,出现了近百个相关APP。其中具有代表性的APP有“戒烟军团”、“我的最后一根烟”、“蓝白戒烟”及“戒烟大师”等。据了解,这些APP主要向戒烟者提供戒烟天数统计、节省烟钱统计、统计烟瘾次数、戒烟交流群及戒烟BBS社区等。


深圳APP开发


“戒烟军团”APP创始开发者之一陆靛青告诉记者,从2012年APP上线至今,200万用户中,戒烟超过136天(理论上摆脱烟瘾的天数)的用户已有两万人。统计数据显示,目前该APP已帮助用户累积少吸烟1.8亿根,节省资金达1.4亿元。


“戒烟APP最大的痛点是戒除心理上的烟瘾,因为戒烟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如果不能克服心理上的烟瘾是非常容易复吸的。在我们看来,戒烟APP能放大用户戒烟、控烟的成就感,同时通过戒烟群和BBS等交流形式,让‘戒烟难’在交流中寻求安慰,所以总体而言还是不错的。”陆靛青表示,戒烟APP的开发心理依据,借鉴了美国“嗜酒者互诫协会”,该互诫协会所有成员通过相互交流经验、相互支持和相互鼓励等方式进行运作,并使200多万人成功戒酒。


使用者:


戒烟APP像“心理学软件”


网友“木饭”是某戒烟APP的使用者,他告诉记者,在使用APP前,他有过两次戒烟失败的经历。为彻底戒烟,他开始尝试使用戒烟APP来辅助。


深圳APP开发


“由于APP上面有打卡功能和显示戒烟天数,这些对我在心理方面进行提醒,这些功能陪我熬过戒烟最难熬的第一个月。如今我已经戒烟140多天,比起前两次,我发现现在吸烟的欲望少了很多。”“木饭”对记者表示,戒烟APP更像是一种“心理学软件”,从增强个人对香烟认识、外部帮助及精神奖励等方面,帮助人戒烟。


小编在多个戒烟APP中看到,戒烟群中网友之间的交流,基本以分享戒烟经验和对烟瘾来袭进行吐槽为主。网友可在APP中的BBS社区上实时发布自己的戒烟状态,记者发现,有一位戒烟成功700多天的用户发出记录后,引来各个戒烟者的赞许和崇拜。


不过,对戒烟APP作用表示怀疑的人也不在少数,不少市民认为单靠打卡来记录戒烟,对烟瘾戒除作用有限。“烟民”黄先生在看完记者操作演示后表示,戒烟APP最大的不足是无法通过手机等硬件监测到戒烟者是否复吸,“就算我一边吸烟,一边打卡记录,戒烟APP是不知道的”。另一位“烟民”马先生则认为,利用APP“抱团”聊天戒烟,有可能会不断向烟民作出“复吸提醒”,增加重新吸烟的概率。


发展阻力


1


硬件延伸成本高


小编了解到,目前国外除了以APP来辅助戒烟外,还将APP智能程序延伸到烟盒开闭及打火机是否点火上,从而减少用户的吸烟频率。另外外媒有消息称,苹果公司的iPhone 7S可能会内置烟雾报警功能,从间接层面上让用户戒烟。


实际上,国内部分戒烟APP开发团队也曾想过延伸至硬件上,但是很多硬件都因实用性或成本问题而陷入搁置状态。


陆靛青就向记者坦言,此前他们曾联系过部分硬件团队,希望能够做出智能打火机、智能烟灰缸及手环等进行硬件延伸,并且部分产品目前已经有了样品。


“但很多产品的实用性不强,而且因为不能量产,价格很高,因此都搁置了。”陆靛青表示,基于目前这种情况,戒烟APP还是要先把软件做好,“但有合适产品项目,肯定会参与”。


2


权威性有待加强


除了硬件延伸外,戒烟APP本身的“权威性”及“科普性”也有待加强。据记者观察了解,大部分戒烟APP与“病友圈”(即医生与患者通过APP或社交软件建立起来的控病虚拟交流圈)的定位和功能十分相似。唯一不同之处在于,戒烟APP目前仅是用户自己参与和交流,并没有针对医生群体开发相对应的戒烟管理APP,甚至部分APP内都没有医生参与其中。


陆靛青对此表示,将软件推广到医生群体并获得认可,是APP发展的计划之一。他认为医生的参与能让烟民获得更科学的指导和建议,减少戒除生理烟瘾时的恐惧感,提高戒烟成功率,也增加软件权威性。“但是纯公益不能保证项目持续稳定进行,所以一直尝试在商业与公益中寻求一个平衡点”。


3


盈利变现能力弱“抛出概念”“吸引风投”是互联网APP尤其是移动医疗当下的发展模式,戒烟APP理应是其中的“受益者”。但是记者查询资料发现,虽然戒烟APP种类不少,而且发展时间也有3年多,但却鲜见“风投”关注。


对此,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戒烟APP开发者告诉记者,其实在前年和去年投资“疯狂期”时,确实有风投关注到戒烟APP领域,而且也找到他们上门进行洽谈,但最终APP开发团队还是中止了融资,原因在于“投资人期望太高,压力太大”。


深圳APP开发


“我国目前戒烟市场规模和容量较小,在资本冷静下来后,风投也开始重新评估这一领域日后‘变现’的价值。不得不承认的是,戒烟类APP盈利变现比较困难,现在主要靠APP内的网店出售戒烟的周边产品产生盈利,而横幅广告和开屏广告则是偶有客户埋单,目前只能说是实现收支平衡。”上述负责人坦言。



而行业人士也对戒烟APP发展前景持保留态度。互联网医疗创业孵化机构贝壳社负责人范志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用APP来辅助戒烟,实际上并不是“太有效”,而且与医疗之间的关联性并不那么紧密。


“在我看来,戒烟是一种少数意志坚强的人才会参与的行为,而大部分烟民是有想法但偏偏不乐意去做,因此用‘APP来帮助烟民戒烟’实际上是一种伪需求,而且APP无法量化出抽烟到底与疾病之间有哪些必然关联性,戒烟后对疾病控制的获益程度。”


如果您想了解更多关于深圳APP开发/深圳APP开发公司/深圳APP定制开发/直播APP开发等信息内容,详情请访问红孩儿科技官方网站:http://www.hhekj.com   此文章是由深圳市红孩儿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原创,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。

咨询热线:赵先生:18719456473   段先生:13714194103  

固话:0755-23610392  QQ:1678838862  QQ:1124225524